於是我索性隨地箕踞在草地上,看著逐漸飽滿的月,因為想念起妳。


最近在課堂上講到在秋夜思鄉的張繼,我告訴學生秋天容易引起文人的愁思,其中幾個較調皮的問我:「老師,那你咧?」


「我雖然不是文人,但確實也會想得特別多。」只是沒告訴他們,我想念的,是一個人。

阿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